七醉方休

愿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伞修.if

飞驰的脑洞:

※BGM请戳这里:《夏季茉的花》※




<<伞修.if


 


距离上一届世邀赛已经过去整整两年,这两年里林林总总也发生了不少事。


 


比如叶修很不情愿地被他老爹踢出门,继续为国家发挥光与热,联盟大魔王不开心,其他人就别想好过,于是不管游戏还是职业圈都鸡飞狗跳了好一阵。


 


比如韩文清终于在一年前选择退役,霸图的汉子们哭起来也是气壮山河,叶修那些天看微博总是很感慨,孟姜女算什么,霸图的汉子们能哭倒一座珠穆朗玛啊。


 


宋奇英接过了大漠孤烟的账号,巧克力色小熊在记者会之后把自己哭得浑身湿漉漉,大棕熊在门口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把他叼出去洗脸。


 


而韩文清跟叶修一样,作为俱乐部的顾问同时,也在联盟里有自己的职务,两个人碰面时依然火花四溅,小狐狸笑眯眯地翘着尾巴,把大棕熊气到龇牙。


 


兴欣这两年发展非常不错,虽说没能拿到冠军,但至少都进了决赛圈,再说他们还有联盟大魔王坐镇,虽然叶修已经不再打比赛,不过分量依然在那。


 


男人伸展一下腰背,从座椅上慢吞吞地爬起来,他反射性地想要来根烟,却只摸出一把软糖。


 


男人叹气,撕开包装塞进嘴里。


 


叶修正在戒烟,这回是他自己要求的,老烟枪总不是个事儿,他还要活得长长久久,连同某个人的份一起。


 


目前正值夏休,按理说这时候他应该在家调戏弟弟,但就是他这个弟弟实在过份黏人,叶大总裁天天黏着他哥哥醉生梦死,叶修觉得,为了公司的未来着想,他还是回俱乐部比较好...


 


苏沐橙在H市有房产,不过女孩子还是喜欢呆在俱乐部,陪着陈果忙这忙那。


叶修回去时正撞见莫凡跟在苏沐橙后面拎东西,红毛狐狸忍不住多瞅了两眼,确定灰色小仓鼠让大长腿薮猫吃得死死,这才甩着尾巴放心离开。


 


夏休时训练营最热闹,放暑假的小鬼们逃避着作业,一边光明正大的玩游戏一边期待能不能见到自己喜欢的大神。


 


训练营这边基本都是魏琛在管,前蓝雨队长忽悠小屁孩一把好手。


 


叶修路过时忍不住感慨,年轻真是好啊,还有老魏你那神一般的少年已经讲过很多遍了。


 


红毛狐狸避开炽热的阳光,他踩着窗框的阴影慢吞吞地走着,眼角忽然飘进一抹纯白,就像那初绽的茉莉花,纤尘不染。


 


“叶神?真的是叶神?”


男孩惊喜地声音忽的传来,叶修抬头去看,然后就这么愣住了。


 


那是一只幼狐。


 


雪白的幼狐。


 


金与蓝的虹膜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时间仿佛回到十多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他走进一家网吧,碰到了那只有着雪白皮毛的小狐狸。


 


他曾经以为永远也不会再见到的小狐狸。


 


男人还没回过神,那只白色的小毛球已经欢呼着朝他扑来,炮弹一样砸进怀里。


 


“叶神!天啦!真的是叶神!活的!我可以要签名吗?”


 


男孩兴奋地趴在他身上黏着不放,叶修踉跄几步才勉强稳住,侧头看到玻璃门上,雪白的毛球正一个劲往红狐狸的肚皮下面钻。


 


“等会儿...你先下来...咳咳!”


叶修让男孩抱住脖子不放,勒得喘不过气。


 


魏琛从训练室里探出头。


“老叶你在这折腾什么啊?哟,这不是那小鬼吗?”


 


“你认识?”


叶修把兴奋过头的白毛球从身上撕下来。


 


“苏妹子发现的,还说要带给你看。”


黄鼠狼捻捻胡须。


 


说话间,体态优美修长的薮猫踩着小碎步过来。


“咦?你们已经见过了?”


 


“刚见。”


叶修说,小毛球正亮晶晶地看着他。


 


“那正好。”


苏沐橙有点神秘的朝着叶修微微一笑,转头对上男孩。


“你不是很想见叶修吗?给他看看。”


 


“嗯!”


 


叶修云里雾里的让苏沐橙推进训练室,小毛球爬上座椅,熟练地插入账号卡,叶修一愣,居然是个神枪手。


 


“...很像吧。”


苏沐橙靠在他耳边,很轻很轻的说。


 


男孩太过年幼,看在叶修这样的老姜眼中青涩里还透着一丝不协调,但即便如此,也依然有他自己的风格。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像吗,很像的,但是他不说。


“哪里像啊,这小鬼比那家伙可爱多了。”


 


苏沐橙捂嘴笑个不停。


 


男孩已经打完一次竞技场,荣耀两个大字金光灿灿地浮现在显示屏上,小毛球竖起尾巴,脸上写满了夸我,快夸我。


 


叶修忍不住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瓜,小白狐一愣,使劲往他手心里拱。


 


“神枪玩的挺不错啊,为什么不去轮回?”


 


男孩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我喜欢叶修啊,最喜欢你了!”


 


叶修让小毛球单纯的笑脸戳了个猝不及防。


 


魏琛在边上摇头晃脑地啧啧啧。


“老叶你这还应付的过来吗?”


 


红毛狐狸一爪子蹬开黄鼠狼,继续摸摸小毛球的脑袋。


“去轮回的话,说不定哪天一枪穿云就是你了。”


 


男孩摇头,小白狐伸出爪子,用肉球戳戳叶修的手掌。


“我不要一枪穿云,我要留在这,跟你一起。”


 


男孩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男人是十赛季的总决赛直播,自己那时正在百无聊赖地换台,忽然镜头一闪,从那之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没能移开过。


 


“这事挺难的,比你考满分可能还要难。”


叶修说,声音很轻很慢。


 


“我不怕!我开学就上初中了,我会好好写作业,假期再来!”


小毛球努力挺起胸脯。


 


叶修笑了,红毛狐狸忍不住舔舔小毛球的耳朵尖,塞给他一张零钱。


“买冰棍去。”


 


男孩欢呼着跑出训练室,叶修微微眯起眼睛,他的声音有些感叹。


“快十二年了吧。”


 


“嗯,十二年了。”


苏沐橙说,窗外是炎夏盛大绚烂的太阳,女孩顿了顿,小声的补充。


“那孩子也十二岁。”


 


“哦,好巧啊。”


叶修穿过一排排电脑朝外走去,他习惯性地摸着嘴唇,没有尼古丁安慰很让人焦虑。


“世界真奇妙,对吧。”


 


世界确实很奇妙,但是再充满惊喜,也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株花朵。


 


叶修越过长长的走廊,夏休俱乐部没什么人,他转过拐角,正看到大厅里,金色的大老虎和雪白的毛球僵持着。


 


小毛球翘着尾巴耀武扬威,孟加拉虎一龇牙,立马见风使舵地钻到红毛狐狸肚皮下,朝着大老虎发出炫耀的啾啾声。


 


“你们干嘛呢?少天,不要欺负小孩。”


叶修很无奈,他都说了多少遍,夏休不要跑来找他,结果谁也不听。


 


“老叶你得管管你们家小鬼!没大没小的像什么样!魏老大呢?不是说魏老大在管训练营吗?他当初训我可是从来没留过情啊!”


 


黄少天很不爽,他刚进门就被认出来,臭小鬼跟人精似的,什么叫不许找我家顾问,老叶是你家的吗?明明是我家的...是我和队长的!


 


“幼稚,多大人了还跟小孩子计较。”


叶修说,把躲在他身后做鬼脸的小毛球揪出来。


“你也是,少胡闹。”


 


小毛球老老实实的点头,然后在红毛狐狸看不见的角度对着大老虎龇牙。


 


“少天你要找老魏的话,他刚才去休息室了。”


 


“行,我先过去,不过你等着啊,这帐咱们待会儿再算。”


大老虎哼哼一阵,这才甩着尾巴往休息室去。


 


叶修拎着小毛球朝训练室走。


“不是让你去买冰棍么,怎么跟人吵起来了?”


 


男孩扭头哼一声,他不喜欢黄少天,哦,喻文州也不喜欢,还有那个周泽楷...好多他都不喜欢,没有原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叶修不知道小毛球在想什么,他摸摸男孩的脑袋,看着小白狐那对可爱的耳朵微微颤动。


 


小白狐停下脚步,他磨蹭着爪子,有些扭捏地问道。


“我可不可以跟你加好友啊?”


 


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一瞬间有些遥远。


“好啊。”


他说,看着小毛球的耳朵飞起来。


 


“真的?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男孩兴高采烈地蹦跶,小毛球雪白的皮毛在太阳下泛着朦胧的微光。


 


一叶之秋的好友栏有个再也不会亮起的名字,而在这个炽热的夏天,君莫笑的好友栏里,多了一个可爱的白毛球。


 


时光荏苒,幻化了因果。


 


叶修微微眯起眼睛,他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向着男孩喊道。


“喂,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盛夏的走廊里一片明媚,恍惚许多年之前,那个同样炽热绚烂的夏天。


 


男孩正跑到窗台之下,他咧开嘴笑了,金色的阳光跳跃在头顶上。


 


 


“我叫——”






====================


伞修.END.


 


 


Ps.这一回的伞修写得我筋疲力尽。


 


关于《A》的伞修我设想过很多,毕竟它和《D》不同,现实背景总要残酷一些,所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写——直到那天晚上回到家,母亲告诉我,外婆离开了。


 


那一瞬间我很茫然。


 


我只记得自己连滚带爬地跑去外婆家,那栋老旧的居民楼记载了我前十六年的人生。


灰白的外墙早已斑驳,只是每次夜班时路过,一楼窗口总会透着暖橙色的灯光。


 


但是那天四围一片黑暗,我在漆黑的楼道里站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鼓起勇气敲一敲那扇铁门。


 


再后来我站在殡仪馆里,抱着一只骨灰盒,那么那么沉,明明里面还没有任何东西。


 


表妹哭得很厉害,我望着高高的烟囱,那就是一个人最后留下的痕迹,虚幻的风一吹就散了。


 


好多天里我都没缓过来,上班时路过巷子口,总觉得能看到一个老太太,端着小板凳坐在那颗香椿树下,轻轻摇着小蒲扇。


 


突然,我就决定了要这么写。


 


因为这也许是真实存在过的。


 


我想,这个情节大约并不是我构思的,而是确实发生过。


苏沐秋走了,叶修不会让沐橙一个小女孩去处理后事,那么,就只有他自己了。


 


他才多大,十七岁啊,十七岁时我还在犯蠢呢,虫爹真是太残忍了。(笑)


 


最后这个if我没有标HE,怎么说呢,是也不是,不是也是吧。


 


感觉再写不出伞修了。



评论

热度(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