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醉方休

愿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主伞修】《知君仙骨无寒暑》(一)

诳言堂楼礼:


·《我家住在西湖边》第二部,先看过《西湖》再来看比较好
·伞修,副cp是双花、周江周、喻黄喻这样的固定搭配,除了伞修不会大幅谈恋爱
·大家有的是人有的是妖怪
·没有好好打荣耀,不退役不参世邀赛
·机智的我这次终于放弃了上中下的分节kira~





《知君仙骨无寒暑》






他有一个秘密,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

而今其中一个已不在人世。

 

 

七月,兴欣夺冠后第三天,叶修和苏沐橙踏上了往南山公墓的路。
此番不是临时起意,拒绝了来个庆祝旅行的时候苏沐橙就知道他们要走这么一趟,但她不想起这么早。她睡到一半下楼喝水的时候看见叶修坐在沙发上,见了她抬起头眼睛有点亮,苏沐橙暗道不好,叶修就有意无意地问她:“走吗?”
苏沐橙叹了口气,提起一瓶一升装的水一口喝完,说:“走。”
在车上昏昏欲睡的时候她想起来,叶修昨天被人灌了酒,早早躺平,这是睡了十二小时才起来,难免神采奕奕百无聊赖。
他们认识的太久,这点反常还不足以出言调侃,于是她枕住叶修的肩头,试图在到达之前睡过去。
他的衣服是新换的,带着兴欣标配洗涤剂的味道,和一股若有似无的烟味,因此她无从得知自己出现之前,叶修究竟在黑暗里等待了多久。
苏沐秋刚离开的时候他经常这样,其实那时他做的很好,没有给失去兄长的初中小姑娘增加更大压力,也没有试图取代苏沐秋的位置,他们只是一如往常兢兢业业地过日子——他帮陶轩在网游里挑人,为即将组建的嘉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此外就是打游戏——有时候苏沐橙醒过来,用法术穿过墙一看,就看见叶修开着两台电脑在打游戏,他一手操作着一叶之秋一手操作着秋木苏,沉默地在荣耀大陆驰骋。
他不是双利手,同时操作难免有力有未逮的时候,这时一个账号就会停下来站在原地,静静等另一个自己追上来,它们像网络流传已久的心灵鸡汤,你走得太快了,要停一停,等你的灵魂跟上来。
至于谁是谁的灵魂,苏沐橙不得而知。
后来嘉世建立,叶修搬去战队宿舍,苏沐橙也假装考上了寄宿高中,周末叶修会来接她,一起吃一顿饭,把她送回这里再赶去训练,苏沐橙不知他还有没有那个分饰肉体灵魂的习惯,她登上荣耀是很久以后,而那时每个地图都没有了秋木苏的足迹。
他就像一段旧时光,依附在旧房子旧家具和旧衣服里,初时能看到个轮廓闻到点味道,渐渐就沉淀下去,杳无痕迹了。

这天是个寻常日子,上不着清明下不着中元,连卖花卖纸钱的都少了许多,叶修买了包烟回来,看苏沐橙手里提了个花篮。
他没见过花圈花束以外的花造型,那竹篮子里笔直地立着几朵花,粉红粉嫩地朝天绽放,不像其他花团锦簇地低下头去:“这又是什么?”
“仙客来。”苏沐橙说,“居然有卖,就买了。”
叶修点点头,自烟盒里叼出一支烟:“倒是好名字。”
他提着水和工具,苏沐橙提着花篮,轻车熟路地向苏沐秋之墓走去,他们拜访总是二人组合,不是一人承受不起生命失去之重,而是只有两个人同时出现,墓里躺的是苏沐秋这件事才显得真实可辨。
她哥的墓就像薛定谔那个装猫的盒子,缺了她跟叶修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成立,就像苏沐秋这个人的存在一样,苏沐橙知晓他作为妖的天马行空,叶修则熟悉他作为人的七情六欲,他们的认知拼在一块儿才是苏沐秋这个人的整体,因此他们总是在他墓前交流往事,你一言我一语地补完这个早夭少年的人物设定。她所知的苏沐秋是叶修所知的几百倍量,但能跟他说的只有一些无关痛痒的琐事,叶修总是很认真地听,像孩子在沙滩上捡贝壳,不管捡到的是空壳子还是毛玻璃,都像珍珠宝石一样珍藏在怀。
一开始还能好好交流,近来苏沐橙发现她哥的设定越来越有跑偏之势,时间带给人类的不止淡忘,还有呈几何倍数的美化滤镜,叶修对苏沐秋的美化模式就像手速,从未低于300,必要可上510+。
人刚走那一两年,叶修还能笑呵呵听苏沐橙讲她哥做烟花怕硫磺比例配错的糗事,评论一句“ 他的技艺果然还是未到顶级,就像荣耀也始终要逊我一筹”;十年过去,叶修已经能在其他人面前严肃深沉地吹“他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如果还在,一定是荣耀最强的选手”,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她自己差点就信了。
变化太快就像龙卷风,苏沐橙察觉叶修成为苏沐秋吹的时候果断给自己换了张脸,两条蛇原本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经她多年调整乍一看只有六七分像。
她不能让叶修有机会看着自己的脸夸她哥长得好,太可怕了,绝对不能。
小蛇妖经历着迟来的青春期心情复杂。
人妖殊途,他们原本走的歧路,因为苏沐秋不知不觉走到一起,又因为苏沐秋,这条路怎么走也像是走不完。
她看着碑前证件照上的清秀少年,忍不住想弹弹头扯扯他的脸,骂他一句你怎么还不回来,看你搞出多少事都不回来收个官,再不回来就没你的戏份了,你看,他们竟敢在没有你的地方争夺冠军。
自古人心隔肚皮,她不知道叶修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心里想的是同样的事。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距他们上次扫墓才三个月,但h市毕竟人杰地灵,仨月不见野草又丰腴茂盛许多,天有点热,俩人拔了一会儿,叶修说:“你去凉快地儿歇着去吧,剩下我来。”
苏沐橙点头起身:“我去买个饮料。”
她走几步不怀好意回过头来:“用不用我多CD一会儿?”
叶修咳了一声:“你就…正常速度。”
“好的队长,没问题队长,我明白了队长。”
他看着苏沐橙大姑娘似摇曳生姿的背影,提了口气。
又蹲着拔了一会儿,叶修隐隐觉得胃有些不舒服,他直起身来,一手倚着墓碑,就这么看了会儿天。
天气不错,有蓝有云,迢迢开阔的好日子,但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天,是否转瞬就会下起暴雨。
像那一天,电闪雷鸣,胆战心惊。
他又提了口气,从除草工具里拎出个铲子。

37场连胜留一场等你来破这种事,有些人看来凶残的不可思议,有些人看来浪漫的惨绝人寰,叶修全不在意,皆因他还做过一件更为浪漫和凶残的事。
嘉世初次夺冠第二天,叶修掩藏不住的兴奋劲,约了苏沐橙来扫墓,半截苏沐橙发现水桶坏了找人去换,他站在原地,手放在石头碑上,闭上眼睛,想象苏沐秋看见了会说什么。
他想象中的少年长身玉立,眉目含笑,款款向他走来,说:“叶修——”
“——为什么不教陶轩让嘉世上市?!”
啥?他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陶轩才是老板……”
“他是老板你不是,他傻你也傻吗?”苏沐秋漂亮的脸拧为修罗,一脸愁资源浪费恨铁不成钢,“多好的机会,多好的时机,荣耀职业竞赛正是朝阳行业,将来定会更受瞩目,嘉世呼声正高,接下来又会连拿冠军,股票上市只赚不亏,我要还在一定砸锅卖铁全部入股,这行大有可为……”
“你停停你停停,”或许因为是在自己想象里,叶修年龄比平时小,“我好不容易拿了冠军,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哎呦,”苏沐秋笑,“叶修大大这是在跟我撒娇吗?想我了?”
叶修注视着他,注视着自己虚构出来的一颦一笑,伸出手展示总冠军戒指:“想晒你。”
这一刻,他身影比苏沐秋还要高些。
“……在我不在的场上……行吧,冠军就是冠军。”
苏沐秋嘀咕着伸出手,叶修以为他要接戒指,往前送了送。
他的手却径自越过他,弹了叶修个脑崩儿。
“才一个,也好意思晒我?”
他不屑一顾,笑容在灿烂里逐渐化为齑粉:“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就这样醒来。

那时叶修一边反思苏沐秋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一边左顾右盼等苏沐橙回来,不经意瞥见别人墓前放着把铲子。
天太热,气太燥,想象里的苏沐秋太烦人。
他鬼迷心窍,拿过那把铲子,在苏沐秋坟前寻个地方挖了个小坑,把口袋里那枚总冠军戒指嵌了进去。
反正又不会只有这一个,这一个哥赏你了,拿着。
他迅速地埋土,幼稚里有一点快意。
转年嘉世二冠,这一次是苏沐橙主动约他来报捷。
这次旁边坟前没放铲子。
叶修左右看看,找了根树枝把那个坑掘开了。
鬼使神差,绝对的鬼使神差,一年没来了,他居然还能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个地方。
说不清期没期待过那个戒指不在了。
可再次看到第一枚总冠军戒指的时候,叶修心里出奇的平静,平静的他什么都没想,就把第二枚总冠军戒指送去跟它作伴了。
反正不会只有这两枚。
他傲慢的、不屑一顾地想。
第三年他除了带了戒指还带了铲子,南山之坑里有三个小伙伴了。
第四年他没来。
第五年他没来。
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
第十年,他带了第四个总冠军戒指,和37场连胜的光荣战绩站在这里。
“猖狂的是你吧苏大大,”叶修勾起一个笑,嘴痒,“我就是来晒给你看怎么着啊?跳出来打我啊?”
他想象小小的苏沐秋从土堆里跳出来打他,踢踢不动扭扭不动,攥着他的手指张开嘴咬,整个人都开心起来,哼着小曲开始挖坑。
他是按一种非常神秘的规律选地方埋的,这规律还是当年苏沐秋教他的,说他跟沐橙日子过得不好的时候食物有限,他就按这个神秘规律藏东西,冬天的时候再挖出来吃,他这话说的艰苦卓绝,叶修不忍挑BUG,只得跟着想象他藏的不是压缩饼干就是康帅博方便面。
叶修找对地方,几铲子下去就听见金属相撞的铿锵声,三枚总冠军戒指在土坑里相亲相爱地依偎在一起。
叶修刚要把稳定了七年的三角关系变成一对百合一对基,就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
沙土之下,三枚总冠军戒指静静沉睡,然而跟叶修记忆中不一样的是,它们像铜钱似的被串成一串。
——被一根细细的红线,绕了两圈,打了个结。


苏沐橙掐着时间往回走,老远就听见金属落地的声音,她心里一惊,紧赶慢赶地往回跑。
叶修蹲在墓前,整个人像凝固了,苏沐橙一把拽过他肩,见他本就虚胖的脸更加肿胀,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仓惶。
“……怎么了?”她沉声问。
叶修看她,手里拿着一串三个戒指,苏沐橙注意到他的手细不可察地在抖。
失去一叶之秋似的抖,重拾君莫笑似的抖,以及——



 ——埋葬她哥似的抖。



他们这天早早出门,迟迟未归,甚至手机QQ都联络不上,是以错过了荣耀联盟建立以来仅次于叶秋退了叶修回了的第三大劲爆消息。
可能也是职业选手开微博以来最大的消息。
戴妍琦充分发挥了报春鸟本性,在所有群里疯狂刷屏,还在女选手小会室里狂发了几条语音消息。
她慷慨激昂抑扬顿挫地告诉人们:联盟的春天到来了!第一朵野山花开在了轮回头上!



戴妍琦疯狂刷屏前几小时,s市轮回战队训练中心。
总冠军决赛结束,江波涛和周泽楷约好去外面吃爆鱼鳝面,他不知道周泽楷本相是灵猫,只觉得他们队长英俊皮相下口味颇有些老气,大概是现在流行的反差萌。
他们锁门时正好遇见孙翔出来放水,本着团结友爱多补钙的精神,江波涛也叫上了孙翔,一行三人边谈总决赛复盘边往外走,就看见了一个人。
江波涛是第一个看见那人的,但他不确定那人是一开始就在他没注意到,还是一晃眼他就在了,对方站在他们必经之路上,袖手等着什么。
他第一反应是,这人有点诡异。
轮回没拿到第十赛季的冠军,但依然是最具商业价值的队伍,尤其他们有几张风头正劲的好脸,老板给上了大保险,安保也十分谨慎,就是怕有疯狂粉丝或他队仇敌闯进来。
而这个人,就这么老神在在地站在轮回之内,等他们走过去。
江波涛扣住手机,稍微走快了两步。
那个人没戴帽子,没戴墨镜,一身休闲装贴着身子,看得出手无寸铁,危险程度不足五颗星,可越看越觉得他哪里不对,说不出为什么。
那人见他走近了,向他搭话:“你们是轮回的人?”
来路不明,江波涛下意识就想否认,但他身后就站着联盟第一脸,与一个同样高辨识度的孙翔,只得摆出亲切笑容:“是的,您是……?”
那个人很自然很家常地说:“我来找个人。”
一句话说得不温不火,江波涛都开始怀疑他是谁的兄弟或工作人员家属,见他微微眯眼,做出个打远眺望的姿势,有些遗憾道:“不过他好像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转过脸,那一点惆怅立不复见,接着问:“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在吗?”
后面两人已经走了过来,正好听见他这句,孙翔问:“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你。”他露出个笑容,“能不能过来一下?”
孙翔看江波涛,对方给他施了个眼色,于是按兵不动:“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对方点点头,说:“也好。”
他说着“也好”,身体却上前一步动手来卡孙翔脖子——没带东西原来是没有那个必要——那只手像一条白色的蛇,闪电般窜到了孙翔眼前,孙翔向后一闪,依然被那只手卡住了肩膀,指尖像有千钧力,压得他生生矮了一下。
孙翔被激出火,眼睛圆瞪,感到怒气自丹田升上来,悬在喉咙边呼之欲出。
他属龙裔,鸣龙蒲牢一脉,受击便会大喊大叫,来者这一下已经冲撞了他的本相,一声龙吼势不可免,周泽楷眸光一动,双手施法护上江波涛的耳朵。
江波涛不知发生了什么,抬眼去看周泽楷,却没看到对方眼里孙翔身上泛出青光,龙吼冲击波似的射杀出来,震得空气波动飞沙走石,基地附近的几棵树一瞬掉光了叶子。
这一声虽说只是震慑,威力依然有六七分,那人离他最近,吃下这击脸上皮肉都动了动,“哦哟”感慨道:“好俊的嗓子……你是四爷那一支的?”
这是个明白人,明白人挑衅就是成心的了,孙翔眉目带火,周身有青色云纹若隐若现,一双手蓄了力就去折自己肩上那只手。
蒲牢在龙里体型偏小,又不像睚眦嘲风好斗喜杀,但无论如何,龙就是龙。
他没想到这一下会不中。
也没想到会中这一下。
那年轻人顺着他折来的力气一扭,整条胳膊翻转过来,反而扯住了他的领子。
外人看这是巧劲,但只有孙翔自己知道,那一折之所以没成功,是因为没抓到骨头。
这个人就像是没骨头似的,在他手里拧成一根绳,就这么滑开了。
领子被人扯住,孙翔更不能善罢甘休,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他直接一根胳膊被人反剪住了。
那人问:“一叶之秋在你手里?”
“是又怎么样?”
“好不好用?”
“你问这干什么?”
“问你一叶之秋好不好用,”他手上施力,“答话。”
他生得白秀文静,说话节奏却蛮快,思路更是跳脱,索性孙翔也是个直肠子,恶声道:“好用!”
“却邪呢?”他说,“好不好用?”
孙翔白他:“你他妈废什么话?!”
那人不以为怵,手上加力:“是不是天才手笔?”
“是!”孙翔干脆大喊起来,眼睛里要灼出火,“老子从没用过这么趁手的兵器!你想怎地?!废了这只手老子也不会给你的!”
这话说的简直提醒对方账号卡就在他身上,江波涛皱眉,想上前阻止,周泽楷却还捂着他的耳朵,两只手卡在他脸旁:“小周……”
“没有事。”周泽楷低声说,手上的力气一点没放松,安抚江波涛似的补了一句:“不是要抢。”
他话说完,那人果真哈哈两声,松开了桎梏孙翔的手:“少年人好眼光,我欣赏你!”
他放过孙翔,孙翔却不可能放过他,松松手腕又要去揍,对方早有防备,以自己两只手制住了他两只手。
这一下直接卸掉了孙翔的战意。
因为对方抓着他的手往前一带,一张有几分眼熟的容颜凑过来——两手绞在一起的时候能用的只有头槌了,孙翔想——在他脸上啃了一口。
——他被啃了一口。
“jgavyabiwbianskunszlmlabjhansunismaqnhqbfagahzjwujwx”
再多脸滚键盘的乱码也形容不了孙翔此刻的心情!
从江波涛和周泽楷的角度看很容易认为他是被强吻了——可孙翔非常清楚自己是被咬了,那人牙齿的寒意还残留在脸上,像被两把刀锋轻轻擦了过去——他出生以来,还没这么明晰地感受过“危险”的意味。
鸡皮疙瘩瞬间爬上脊柱,战意消退,本能开始嘶吼着退远一些,再远一些。
能威胁到他的生物居然就在咫尺之间。
“别这个表情,”那人用手背擦嘴,“我发过誓,再见到一叶之秋的操作者要给他来这么一下,誓立了总要兑现,这可怨不了我。”
他见孙翔眼中没有了怒气与战意,而是开始分析形势和他的底细,有些赞许:“你素质不错,却邪跟你大有可为。”
他这话说得像不当大哥好多年的江湖传说,又像扔下女儿一走许多年的爹,孙翔摸不准他是哪一种,只得鼻子里“哼”出一声:“还用你说。”
他做完要做的,对这里失去兴趣,转身要走,江波涛忙喊:“前辈留步。”
这人看不出年纪,目测和他们差不多大,却叫孙翔“少年人”,一声“前辈”叫出去总不会有错。
喊话的是江波涛,站出来的却是周泽楷,他走近了,江波涛才发现这人长得不错,面对面站在一起竟不逊于周泽楷,而且那张陌生的脸看着总有几分眼熟。
他问:“你是什么?”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他在犹豫该答自己的名字还是本相,最终他说:“轮回,神枪手,一枪穿云。”
“你是神枪手?”他打量了周泽楷一下,“你和一叶之秋是队友?”
周泽楷点点头。
“拿到过冠军?”
“嗯。”
“是最佳搭档?”
“是。”
“很好。”对方说,很高兴的样子。“战法和神枪,最佳搭档,很好。”他露出一种叶修脸上常见的——那种“哥果然是天才”的、有点自得又有点欠扁的神情——但他毕竟生得好,做起来没有叶修那么嘲讽,而是十分的灿烂开心。
“加油!”他说,“冠军只拿一次可不够!”
周泽楷郑重起来,他说:“好的。”又补充,“拿了两次。”
那人笑笑,挥挥手走了。
“可惜呐。”江波涛悠悠道,他正很有些温柔体贴地察看孙翔的手,“再多拖他一会儿——警察叔叔就该来了。”
那声“前辈留步”居然是这个用意,另外两人吃了一惊:“你报警了?”
“当然。”他严肃地说,“这种危险分子不留个案底怎么行,今天是他心情好闹闹就过了,如果他心情不好怎么办?我和小周也上去跟他打?咱仨的手还要不要了?”他继续说,“他能进来一次,就能进来第二次,除了说明轮回的安保有漏洞,还说明有人在盯着职业选手——现在荣耀曝光率高,也要提醒冯主席和其他战队注意一下。”
他说的条条是道,其余两人一句话都反驳不了,孙翔苦着脸:“人已经不见了,待会儿警察来了怎么说?”
江波涛笑了笑,把自己手机递给他。
上面是一连迭纠葛的照片,江波涛应该是握在手里盲拍的,构图用光都不好,那人动作特征却是清晰,活生生一个寻衅滋事的不法分子。
孙翔只得叹服副队心思缜密全无错放,联盟四大战术不算他一个只能说明其他四个心灵太泥泞……他还没叹服完,就见江波涛从照片里选出一张对方的脸相对清晰的,和着他被强啃的那张发给了QQ上一个人。
对方瞬间回了一连串惊叹号过来:“!!!!!!翔翔被神秘帅哥强吻了????!!!!!”
“是的,”他看着江波涛迅速地答,“今天早上刚发生的事,快用你小号散播出去,再用官博转,帮我们找出这个神秘帅哥的身份。”
对方回了更多的感叹号:“!!!!!!!!!!包在我身上!!!!!!!!!!!”
“这人谁啊?”私家侦探?
“你粉丝后援会会长。”
“?!你怎么会有她的联系方式?!”
江波涛笑而不答,点开微博确认了一下扩散速度。
那笑容太过自如,太过轻车熟路,让轮回最佳搭档浑身一抖,再次充满了第十一赛季在副队引领下夺魁的信心。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人类有人类的战斗方式。
他们险些忘记了,这圈子里站在顶端的,赫赫正是一名人类。



那人一步一个拍子的走着,与前往轮回的警车擦肩而过,他还不知道这张脸十分钟后将在警方那里留下案底,也不知道半小时后会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他只是单纯的感到愉快,觉得虽然白跑了一趟,也不算纯白跑。
世事变幻,斗转星移,然而知道有些事情依然如故,总还是教人痛快的。
他就这样合着拍子,向深深处走去。



TBC

评论

热度(506)

  1. 七醉方休诳言堂楼礼 转载了此文字